弗朗西斯·阿勒尼科夫

弗朗西斯·阿勒尼科夫

曾编排过90余部舞蹈作品的弗朗西斯·阿勒尼科夫(Frances Alenikoff),她融舞者、编舞、声乐师、视觉艺术家几重身份于一体,其舞蹈表演常常交织着幻灯、影像、人声、录音、赞美诗等媒介,也因此被誉为“多媒体舞蹈”的天才创造者。这位在80余岁高龄仍以矫健舞姿出现于公众面前的舞蹈大师,6月23日逝世于美国纽约的南安普敦区,享年91岁。

在她整个职业生涯的全盛时期,阿勒尼科夫大部分时间都在纽约工作、发展。在上世纪中叶,阿勒尼科夫就来到当时正处于发酵酝酿时期的纽约苏豪区,积极参与推动当时苏豪区的蓬勃发展。而苏豪区也在1960至1970年代开始著名,一大批艺术家也被此地的廉价租金吸引,搬走的工厂也变身为办公室及摄影楼。与此同时,阿勒尼科夫也开始考虑在自己的舞蹈作品中融入幻灯投影以及人声吟唱等多媒体技术,以为舞蹈增添色彩和节奏。

阿勒尼科夫经营过两个舞蹈剧院,1959年开设的特拉维夫歌舞剧院,专注于呈现以色列、哈西德、俄罗斯和非洲-加勒比地区的舞蹈。该剧院驻团演员曾在曼哈顿上东区的“纽约92大街-Y组织”(纽约民间慈善团体,4星级NGO组织)以及一些种族歧视较严重的黑人学校进行过慈善表演。1964年,剧院在美国黑人女明星约瑟芬·贝克位于百老汇的剧院演出。弗朗西斯·阿勒尼科夫舞蹈剧院,是弗朗西斯于1970年代中期开办的第二家剧院,和第一家剧院有所不同的是,该剧院专注于改变舞蹈中的戏剧传播介质,试图在增加舞台视觉、听觉刺激的同时,增强舞者的舞台表现力。

阿勒尼科夫常常说,自己之所以创作出那么多的多媒体作品,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ockthatmetal.com/,弗朗西斯出售豪宅主要在于自己对“形式感”的痴迷,这些形式感,包括她着力呈现的肢体运动、幻灯片投影以及人声和赞美诗有节奏的互相唱和。

阿勒尼科夫编排的最著名作品,是她自己单独跳的两个舞蹈片段:片段一《别无选择》(The One of No Way),根据前卫诗人阿尔芒·思科威讷的诗句改编而来,片段二《重新加入》(Re-Membering),是阿勒尼科夫在70岁因患巴贝斯虫病而命悬一线,康复之后创排的作品。

除了舞蹈,晚年时期的阿勒尼科夫,也常常在她位于长岛东汉普顿的家中,从事色彩和形式饱满多样的视觉艺术和拼贴艺术创作。因为多种艺术成就,阿勒尼科夫也被当地列为“东汉普顿之星”的明星之一。

弗朗西斯·阿勒尼科夫1920年8月20日出生于纽约皇后区,成长于曼哈顿,那时,她还跟随家里的姓氏名为弗朗西斯·李普曼。阿勒尼科夫的舞蹈基因遗传自同样是舞蹈演员的母亲露丝·阿尔珀,露丝也是将瑜伽介绍至好莱坞的第一人。

在纽约市立大学布鲁克林学院获得艺术学和心理学学位后,阿勒尼科夫开始学习非洲和海地风格的舞蹈,并跟随美国著名黑人舞蹈家凯瑟琳·邓翰(邓翰改变了美国黑人舞者的地位,将他们从单纯的表演者升华为艺术家)学习击鼓和演唱,她也成为凯瑟琳·邓翰当年接收进自己创办的黑人舞者学校中,极少数的白人女性舞者之一。

直至80多岁,阿勒尼科夫都还在公众场合跳舞。如果仔细观察她晚年时期的作品,弗朗西斯出售豪宅不难发现,她尤其喜欢在做了一系列高难度跳跃动作后,突然停顿,像是在询问观众,她的实际年龄有多少,隐藏在皱纹之下的舞蹈技巧又是如何。

在阿勒尼科夫90岁生日时,和她交好的一群舞者,用系列舞蹈表演为她进行了疯狂的庆生。为了加以记录,也为了日后留念,阿勒尼科夫生前的部分舞蹈作品,被电影导演罗伯特·马克欧尔列为纪录片《塑造事物:一本舞蹈杂志》(Shaping Things: A Choreographic Journal)的拍摄主题。

阿勒尼科夫生前分别和朱尔斯·阿勒尼科夫、马丁·弗里德曼有过婚姻,但都以离婚告终。在和恋人圭多·特伊尼森的相恋过程中,阿勒尼科夫生下了唯一的女儿弗朗西斯卡。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