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钟声不为诺里斯鸣–姚明麻木 弗朗西斯神伤

新年钟声不为诺里斯鸣–姚明麻木 弗朗西斯神伤

去年此时的火箭队,肯尼·托马斯被发配到了遥远的费城,在新年号角即将吹响之际,在托马斯随着76人做客休斯敦之前,弗朗西斯出售豪宅火箭队的管理层又手起刀落,成就了一桩新买卖:替补后卫穆奇·诺里斯和还在伤病名单上的英国人阿米奇被送到纽约,换来有12年资历的老将克莱伦斯·韦瑟斯庞。

记者在赛前问姚明是什么时候知道诺里斯被送走的,站在一旁的翻译潘克伦抢过话头:“是我告诉他的。昨天晚上我的朋友给我打电话,我才知道,正好我在他(姚明)那里,就告诉他了,然后我们一起看ESPN……”问起姚明是什么感受,他抱着双臂,想了半天,憋出一句:“比赛还是要打吧。”

从姚明到火箭之后,经历了一次又一次变更,从肯尼·托马斯被送走开始,然后是夏天的交易与购买新球员,到今天的诺里斯走人,仿佛一班行驶的列车,总有人上上下下。那次在快艇做客休斯敦的时候,姚明就说过:“一开始我真不太习惯这样,第一次是托马斯,刚开始觉得有点残忍,但现在已经有点麻木了。不过中国老话说了,树挪死,人挪活,对球员来说未必不是好事,也许他可以去更适合他的球队,从生活上来说不是很方便,但是人员流动也的确提高了联盟的水平。”

阿米奇是本赛季新来的,也没上过场,和火箭的队员没什么交情,但是诺里斯从2000年开始就在这里效力,自然有感情基础。姚明知道他走了以后,虽然没有和他通电话,自己也开玩笑说:“我和谁关系不好呀!”但他也承认:“我是有一点难过。”当地电视台的记者问他感受,姚明用英语和那个哥们开玩笑:“你还在这里,穆奇却走了,为什么不把你换走,让穆奇留下?”那位老兄反应很快,马上回了一句:“因为我对球队没有价值。”

这句还是玩笑话,谁都知道火箭队放了谁都不会放姚明,但也道出了NBA的辛酸苦涩。《休斯敦纪事报》的记者费根问姚明在CBA有没有这种事,姚明认真地用英语告诉他:“没有,我们不会在赛季中间把中国球员换来换去。”

最伤心的肯定是弗朗西斯,诺里斯是他经年密友,也是他举荐到火箭队的,这次交易让他神情黯淡。赛前他就显得无精打采,有人和他打招呼,按照他以前的习惯,一定很热情地回话,可这次却置若罔闻,低着头默默地走到自己座位前,换队服,换球鞋,但此刻他的心中肯定是波涛翻滚。

赛前他按惯例不接受采访,赛后,终于有人问他此事,火箭队的老大抬起头来看了看墙上的电子钟,很怅然地说:“现在离新年只有22分钟了,22分钟,我没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说出我的感受,你们明天再来吧,我不想在新年来到的时候谈论这事。”他穿着喜气的红色夹克,球队也赢了球,但脸上毫无喜色:“从我开始打NBA,穆奇就和我在一起了,弗朗西斯出售豪宅这样的事我能不难过吗?……明天我再说吧。”

江湖变迁,风云难辨,球员没法预知,只有适应,所以姚明说:“有时我感觉我们就是商品。”莫布利也深有感慨:“生活真的是很疯狂啊!也许我哪天也会被换走了,史蒂夫,任何人都可能,没有人是不可以碰的。”

诺里斯本赛季的上场时间比上赛季大幅下降,平均每场只得2.7分和1.6次助攻,所以范甘迪也希望诺里斯在纽约能有所作为,“他没准能在纽约得到更多上场时间。”范甘迪和诺里斯在交易达成当天有过短暂会面,据范甘迪说诺里斯有点难受,“交易或者解雇都是很戏剧化的,有人说,别为他难过,他还是赚着大钱,可赚到多少钱会一点难受的感觉都没有?一百万?五十万?”

那个走路像鸭子一样左摇右晃的诺里斯走了,他手上的文身和篮网马丁身上的一样:患得患失。2004年钟声敲响之际,他失去了许多,在接受休斯敦KRIV电视台的采访时,诺里斯不无伤感地说:“离开休斯敦,我有点失望,因为这儿是我的家。”但能来到纽约为偶像“微笑刺客”托马斯效力,他更多的是兴奋与激动,“他是历史上我最喜欢的组织后卫之一,除了他,还有斯托克顿。”

是的,在这个圈子里,每一天都不可预测,就像泰勒说的“我不知道哪天我就不再穿火箭的队服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来源:体坛周报)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打印】 【关闭】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ockthatmetal.com/,弗朗西斯出售豪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