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美国9次才成功全球最佳CEO榜单又见他

移民美国9次才成功全球最佳CEO榜单又见他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ockthatmetal.com/,弗朗西斯出售豪宅

全球疫情之下,经济衰退成为企业界高管们最大的担忧。弗朗西斯出售豪宅在美国,弗朗西斯出售豪宅情况更是如此。

死亡人数的增加,就业遭受的历史性打击,以及股票市场的崩溃与复苏,再加上因政治和种族问题引发的大规模抗议,人们的焦虑不断叠加上升。

然而,没有人能重启2020年。疫情的反复和带给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让很多事都变得异常艰难。

对于企业及其CEO而言,今年也注定不可能轻松——和以往主要工作是资本配置相比,今年CEO们最主要的工作开始转向危机管理。

由《巴伦周刊》每年发布的全球最佳CEO榜单,也在今年采取了一种不同的方法,来衡量企业领导人在非常情况下的准备情况和实际表现。

CEO们是否为公司应对不可知的困难做好了充分准备?为了保证工人的安全、用户的兴趣和投资者的信心,他们对这场流行病的反应有多快和多有技巧?在某些情况下,他们又是如何加入到对抗新冠肺炎的战斗中来的?今年的压力是证明了他们商业模式的韧性,还是暴露了他们的弱点?

引人注意的是,这份重点放在美国企业界的最新榜单上,出现了两张华人面孔。这两位的创业之路均始于硅谷,也成长于硅谷。

袁征(Eric Yuan),视频会议软件提供商Zoom的创始人兼CEO。

虽然出现在这份榜单上是首次,但他早在2018年就曾问鼎求职网站Glassdoor评出的全美100强CEO榜单之首。是第一名哦,这位来自中国的移民企业家不仅破天荒打败了扎克伯格、赢了库克,而且也是首位登顶的非白人CEO。

在疫情中“因祸得福”的说法不一定妥帖,但袁征的Zoom确确实实在疫情期间迎来了更大的机遇——全球超过30亿人被要求居家隔离,大量会议和商务会面不得不转到云端,超9成世界500强企业以及数十万机构使用Zoom召开云会议或商务沟通,Zoom用户人数强势增长,公司市值随之暴增。

2019年12月,Zoom的日均使用人数不过1000万,到了今年4月初,Zoom的日均使用人数暴增到2亿,4月下旬,这一数字直接飙升到了3亿。

今年3月底,Zoom被爆出安全和隐私漏洞,遭SpaceX和NASA禁用,甚至连FBI也发出警告,提醒用户使用Zoom注意网络安全问题,不要在社交媒体上广泛分享会议链接,以防机密信息被黑客获取。

面对众多的批评和质疑的声音,袁征在Zoom官网上发表一篇长篇博文,承诺将全力解决安全、隐私和新任问题。随后,袁征迅速带领团队推出了一个补丁,解决了隐患。

黄仁勋(Jensen Huang),全球最大显卡芯片厂商英伟达(NVIDIA)公司的创始人兼CEO,是今年全球最佳CEO榜单上的另一位华人面孔。

祖籍浙田、出生于中国台湾的他为人低调,被人亲切地称作“老黄”。国内鲜有人知道这位华人企业家的成功之路,但他的成就不亚于王嘉廉和杨致远等IT精英。

疫情期间,黄仁勋提前6个月给员工加薪,以满足数据中心芯片需求的飙升,并在6月24日宣布携手梅赛德斯进军自动驾驶领域的新尝试。

作为最佳CEO,他曾说:“我希望我们的员工能够像孩子一样去看待这个世界,这样十年后我们还是能够像现在这么有创新,有创意。”

要知道,作为在上世纪90年代申请美国签证的华人移民,袁征曾两年内被拒8次,直到第9次才成功。刚到美国时,这位毕业于中国矿业大学的程序猿连英语都说不利索,也逼得他埋头苦干自己的本职编程。

1997年,凭借编程的本事,他成功加入视频会议软件公司WebEx,成为十几名初创工程师之一,并一路晋升到副总裁。2007年, WebEx被思科收购,也让他成为了思科工程副总裁,负责思科的协同软件开发。4年后,他自立门户,并在第二年正式创办了Zoom。

有意思的是,Zoom创办灵感来自袁征的女友。当时,刚迈入大学校门的袁征与女友之间进行着痛苦的异地恋,这促使他萌生了开发可以视频通话设备的想法。

除了是最佳CEO,袁征也很顾家。据说他近5年只出了8次差,其中还包括去纳斯达克敲钟的那一次。

这些年里,袁征几乎从来也没有因为工作而耽误孩子们人生中的重要时刻。不过直到疫情形势严峻时,孩子们才开始关心他的工作,也成为了Zoom的用户。

2019年4月19日,Zoom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股价第一天就飙升超过70%,也让袁征身价超过30亿美元,成为硅谷炙手可热的新贵。在今年的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他也首次上榜,以57亿美元的资产净值名列第293名。

而老黄硅谷之路的第一步,是加盟AMD公司成为一名芯片设计师,这为他创办NVIDIA打下了技术基础。两年之后,他跳槽到LSI Logic。在设计部门工作了两年后,他主动要求调到销售部门,并最终成为集成芯片部门的总经理。

在黄仁勋看来,从工程部转到销售部,是自己作出的最佳职业选择,让他学会了产品的设计开发如何与市场结合,“我意识到,消费者并不关心你从哪家商学院毕业,他们只关心一件事,你的产品对他有什么好处。”

和袁征一样,黄仁勋也是圈子里有名的工作狂,他曾经解释自己狂热的原因:为了让我们的孩子们,将来更好一些。

老黄也一样很“顾家”,每天陪家人吃完晚饭之后,工作狂的他虽然会接着工作到深夜,但下班后他基本上都待在家里。在他的两个孩子上大学之前,他的家到了晚上据说都是这样的场景:四个人每人抱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各做各的工作,即使都在家里,有事也通过电子邮件来沟通。

“我每天就做四件事情:工作、思考、帮助别人、创造新的东西。”老黄说,自己很享受这种生活状态。

在华人文化里,努力工作和家庭观念向来重要。在美国企业界登上最佳CEO榜单的这两位华人企业家,显然诠释了这一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